永远的布衣侯爵—-翁诗杰

丹斯里翁诗杰姓翁不姓丹,“丹斯里”只是马来西亚国家元首颁赐的勋衔封号,相等于古代公、侯、伯、子、男级别里的侯爵。相反的,他充其量只是一个崇尚人道主义的浪漫追梦者,尝试在浑浊的现实洪流里,力图寻找那一方可让真善美落户的水土。

丹斯里翁诗杰姓翁不姓丹,“丹斯里”只是马来西亚国家元首颁赐的勋衔封号,相等于古代公、侯、伯、子、男级别里的侯爵。他是中国汉族移民的第二代,祖籍海南文昌,土生土长于蕉风椰雨的马来西亚。他虽是理工科出身,却又偏好于文史,青少年时代即已在当地华文文坛崭露头角,以短篇小说、杂文、电视剧本创作等见称。

在马来西亚的政坛上,他的从政历程,由崛起而至下野,皆充滿戏剧性,甚至是争论性。他特立独行,既不随波逐流,也不阿谀献媚,敢言别人所不敢言,乃执政党建制派里的一个异数。他的仕途堪称险境连连,屡因口出诤言而不见容于权贵,故得“政坛独行侠”的称号。

然而,不论他是当年(1990年)英联邦国家当中最年轻的国会副议长,还是后来转任联邦政府副部长,乃至正部长的翁诗杰,他始终在马国社会深受各族民众的爱戴。这种跨族的敬仰,在马国族群意识壁壘分明的氛围里,堪称是罕见的。他连续六次在大选中屹立不倒,足见他的民意基础之雄浑。

即便是他下野多年后的今天,融入民间的他,仍不时是一些民众在“蓦然惊艳”之余,竞相与之合照的对象。际此肃贪倡廉已成为普世主旋律的当儿,不少马来西亚的民众仍对他的坐言起行,“肃贪由自己的单位开始”的主张津津乐道。他曾因戳破了教育部修校预算备受盘剥的潜规则,而掀起了执政党团内的轩然;他因在自己党内揭发“黑金政治 ” ( 黑帮入侵加金钱贿赂 的政治歪风)而险遭开革党籍;最后他终因勒令彻查自己部门的前朝弊案,非但令自己陷入四面楚歌的险境,也因捅了官场的马蜂窝,而间接导致自己的下野。

下野后的翁诗杰,马来西亚的民众已鲜少听到他那挥洒自如的多语(华、英、马来语等)即席演讲。相反的,却不时会在一些乡镇的贫困社区见到他和他的义诊团队,一板一眼地为民众施医赠药。问他既不曾学医,何以还要不辞劳苦,四处募款义诊?他率真的答覆是令人动容的。敢情他只为了当年丧父后,家境拮据的寡母曾受公益义诊的恩惠,因而兀自起愿日后定要施医赠药、回馈社会云云。

及此,即便是先前对他的义诊心存疑虑者,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善举,确实不是为了政治考量。相反的,他充其量只是一个崇尚人道主义的浪漫追梦者,尝试在浑浊的现实洪流里,力图寻找那一方可让真善美落户的水土。

kaiyuncom

310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