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佃户到田面主演变:国有土地“卖给”农民让产权关系多元化

转变,即通过租佃以及买卖的形式将大多数的纯国有或暂时“系官”田产转化成为私有,从而确保了国家的赋税收入,。然而,由于地方政府在核实与确认上的不法行为,导致宋代国有土地产权制度改革。但其对中国传统土地产权关系的改革和后期乡村经济的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古往今来,土地的管理问题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都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它不仅仅关系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斗争,经济与文化建设,还对民生问题与社会管理都具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宋朝包括田制在内的许多制度都沿袭唐五代的制度,但是宋代后期为了适应新形势下的产权信息与更好的经济发展,就要求国家土地管理制度也随之转变。宋代在继唐五代之后大规模地进行国有土地方面的改革,并将经营方式由国家直接经营转为出租经营,租佃制的普遍实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国家的工作重点也逐渐转移到以产权保护为中心的经济活动中,从而保证国家的赋税收入及维持社会的稳定。

宋代建立初期,宋政府还是采用的授田制,主要是由政府来对土地进行干涉,但是很快时间内,便以功难成为由取消了授田制,且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之后的统治者也是完全放弃了“抑制兼并”的土地干预政策,只是作为一个土地产权管理与保护的角色。

且采用可以实现土地市场自由贸易的租佃制,使得土地私有制进一步得到发展,当时租佃制主要分为两种形式,其中一种是由地主从官府那里承包了土地的租佃权,再通过二手的形式将土地转租给农户耕种。另一种则是佃农直接通过签订契约形式与官府达成租佃关系,取得使用土地的权利。

且私有土地产权的转让几乎不受什么限制,只要买卖双方通过正常的手续,向官府呈报,将田契盖上官印,缴纳田契钱,将卖主的土地从国家版籍上过录给买主,而后由买主承担这块土地的田赋,就算完成了土地的买卖过程。随着人们手中田地不断的来回转换,田地的细碎化也在两宋之际不断的发展并演绎出新形态。

在租佃权稳固发展的基础上,产生了一种可继承的永久性的租佃权,就是永佃权。永佃权是指就算地主的更替,也并不会影响到佃户的权利。国家以田主自居,把地租给百姓佃种,收的是田租,如果把田卖给了农民,则只能征收田税,收入将会减少。

但是个别例如像江西屯田这些非边境地区,相对于田租,国家征收田税得利更多,故允许百姓“用为永业”。这一政策给佃户创造了一个稳定的租佃环境,此类地区自“祖宗时”就“许民间用为永业”,日久天长,租佃关系遂演变成永佃关系。其中虽然田地为官田,但因佃户长期租佃,俨然成为了“田主”,他们可将所佃的屯田自由转卖给他人耕种。而这些用来作伪的方式正是当时社会流行的做法,是现实社会的反映。

田面权是在永佃权的过渡下产生的,永佃权要求承认佃户长期占有耕作的权利,包括对土地改良加工的投入。在土地的交易过程中,佃户起了主动作用,但主体权在官府,交易主要是以官府土地所有权为中心,对佃户进行更换的活动而己,佃户只作为从属者。

尽管实际上已经萌生了“田面权”的意识,但是不管田地如何买来卖去,其自由交易的只能是土地的占有使用权,在政府的田籍上其国家所有权的属性并没有变。当“立价交佃”的出现,反映的是永佃权开始向田面权过渡的状况。后到了南宋前期,江西的屯田户中出现了可以独立经营处分土地使用收益权的田面主。

当佃户己经获得田面权,可以自由买卖其佃种的土地。这种转佃与田面主转佃(赚取差额利润租)、转卖土地的区别在于:后者完全是以田面主为主体,与土地权所有者不发生任何关系的自由交易。江西的屯田佃户从能“立价交佃”,发展到“资陪”交易是朝廷实施特殊政策的结果。这是官民之间长期利益共存达成的一种默契,百姓得田以为生,政府得租以治国,两相为安,互不干扰。

由于宋代土地由国家直接经营转为出租经营,而作为具体执行部门的地方政府就要应对出现的包括制止利用逃田、荒田等国有土地的产权优惠政策而挟佃、冒佃等规避赋税和任意侵占国有土地等不法行为。

在应对这些不法行为的过程中,尽管一些地方官员制定了较为完备的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也曾产生了一些成效,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财政亏空,但与此同时,更多的表现出地方政府官员执政不力,加之一些官员自身素质低劣以及改革制度的不完善等原因,致使弊端丛生。

例如“营田之人,假官势力,因缘为弊,如夺民农具,伐民桑拓,占据蓄水之利,强耕百姓之田,民若争理,则营田之人,群起攻之,反以为盗”而“以官佃附种为名冒占膏眺动至数千百石洲县不敢究治”。官府对当地豪强冒占、欺民的行为也是不敢究治。

此种护人护己的畏缩行为不仅不能推动改革前行,反而会阻滞改革的成功。除此之外,地方官员常常有法不依。仅以逃田为例,当逃田“系官’之后,归业的逃户常享受不到“归业放税”的优惠,反而被‘催科之吏”弄得手足无措。且官员为了满足宋朝廷以上供的数额,获得更多的赏金,造成地方为增收不择手段,部分的地方官员自身素质低劣,不烙守职责,从而造成了执政不力,从这方面上看,地方出租也是存在一定的弊端。

宋代的租佃制到永佃制,再到田底、田面权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这种地产权多元化的改变也是对后代带来重要的历史意义,随着官田向民田的转化,原本是在官田里流行的产权关系也逐渐在民田中分布。同时,产权权能的分离让资源配置与利用变得更加合理,也激发了所属各方经营与生产的积极性,提升了经济的发展,为此后土地产权关系的进一步演化开了先河。

以及宋代普遍发展起来的永佃权和田地、田面权分离的态势,对于乡村生产经营者和劳动者来说羁绊较少,租佃权稳定后,主佃之间就形成良好的契约关系。同时激发和调动土地产权权能所属各方的积极性,促进土地流通,最大限度地配置和利用资源,提升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适应小农经济的自由经营趋势,对生产发展的产权形态更加有利。

当佃户缴纳了规定的押金,田主就可以主要让佃户来经营这些土地。佃户对土地的使用权是长期固有的,所以在经济利益之下,肯定会脱离地主的束缚成为自主经营。宋代佃户到田面主的身份演变,显示的则是土地产权关系多元化发展和社会的又一大进步。

佃户对土地使用权的长期稳固占有,在经济利益驱动下,成为脱离地主束缚的自主经营。佃户对土地使用权的稳固占有和使用,再到永久使用,进而发展到自由处置,形成田面、田底权的分离,这是整个宋代社会土地产权形态的演变过程。

宋代慢慢成熟的典权关系下,分离的田根与典业为土地的流通与合理配置以及在土地资源的利用上都可以说是更进一步,也使得地权分化进一步加深,为后来的田底、田面权的流行具备了条件。产生于宋代官田经营方式中的永佃权、田底和田面权超越了民田产权分化的正常发展速度,对中国传统土地产权关系的改革和后期乡村经济的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纵观中国古代经济史,土地管理制度发展的趋势是与市场经济的发展程度密切相关的。随着土地日益成为商品,宋代土地管理的内容也逐渐复杂起来,政府对产权管理制度进行变革。

由于人口的增加使得社会生产的相对价格发生变化,统治者的交易成本提高,所以统治者放弃了以前土地国有的产权管理制度,实行“不抑兼并”的土地管理政策,从土地国有逐渐向土地私有的一个方向转变,产权交易逐渐走向自由,土地产权交易融入到商品经济的大潮中。虽然部分地方政府官员执政不力,自身素质低劣以及改革制度的不完善等原因,致使其弊端丛生,但其对中国传统土地产权关系的改革和后期乡村经济的发展还是有着重要的意义。

kaiyuncom

310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